故事:被拐卖的女人,让一个村子成了荒村

2016-07-22 21:31

荣娟从昏迷中醒过来,发觉自己手脚都被捆住了,嘴里也塞了布,叫喊不出声音来。她被塞在车的后座位的地上,旁边坐着一个肥胖的女人,用脚牢牢地踩住了她。车子很颠簸,似乎是跑在一条山路上,弯弯曲曲地没有止境。。。。。。

荣娟今年才刚满二十岁,她独自来到城里,想找份工作。听说城里有专门介绍工作的中介所,她循着小广告上的地址,找到了一间简陋的办公室。接待她的人是个中年女人,让荣娟填了一份详细的个人资料后,那个女人分外热情地拉着荣娟打听她的情况,知道荣娟是独自一人来的城里,没有亲友,那个女人亲热地拉着荣娟,说一个小姑娘,真是不容易啊,喝水,喝水!

荣娟喝了那女人倒的一杯茶水,眼前渐渐黑了下去。醒过来时就是眼下的情形。荣娟惊恐地努力转头张望,腰上挨了那胖女人狠狠的一脚:动什么动,你老实呆着,不然有你好受的。

车也不知道开了多久,天色已经黑透了,荣娟的脸上已经被泪水打湿,身上也发麻,失去了知觉。在她觉得自己就要昏过去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了,开车的是一个瘦皮猴,还有一个满脸凶悍的男人,将荣娟从车里拖出来,推着她往前走。

荣娟被三个人前后夹着推搡,身不由己地往前走。她眼前是个村落,一户人家破旧院门敞着,迎出来好几个中年妇女,还有一个老太婆,拄着一根木棍,指挥着众人将荣娟推到一间窗子都被钉死的黑屋子里,咣当一声,关上了门,传来了一阵锁链的声音。

荣娟缩在角落里,不多时听得外边车子发动,远去了。那几个女人和老太婆涌进这间黑屋子里,对着荣娟上上下下地看。荣娟泪水涟涟,眼里带着恳求,可几个女人都不为所动,那老太婆举着拐杖,戳着荣娟的腿,说,荣娟已经是她老李家的人了,是她家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媳妇,她孙子李大康一会就回来了,今晚就同房,以后荣娟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要是想跑,非打死她不可。

荣娟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被人拐卖了。她呜呜地哽咽着,给着满屋的女人们磕头,可没人同情她。几个婆子妇人拥上来,解开了她手脚上的绳子,还不等荣娟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地就将她身上衣物都剥光了,扔了床棉让她盖着遮羞,叽叽咕咕地说,没了衣服,这女人能跑到哪里去,还不是得乖乖听话。过上一段时间,怀上了孩子,自然就消停了。

到了深夜,那个自称是她丈夫的李大康进了屋子,是个马脸凶狠的男人,也不管荣娟的哀求,强行了夫妻之事。荣娟拼死反抗,换来了一顿拳脚相加。完事之后的李大康,骂骂咧咧地提上裤子,回别的房间睡了。仍将荣娟锁在房里。

此后的许多天,身无寸缕的荣娟一步都离不开这间黑屋子。眼泪都哭干了她,想撞墙寻死, 又舍不得那一丝生机。每晚大康都来这屋里强行房事,荣娟渐渐地也不再反抗,任他为所欲为。李家人见荣娟老实下来,都得意洋洋,说买来的媳妇都是这么闹一段时间,过后还不是就认命啦。

过了一个多月,荣娟终于有了件衣裳穿,在一个说是她婆婆的女人的看管下,做起家务来。那个拿拐杖的老太婆,是李大康的奶奶,最是刻薄狠辣,荣娟稍有差错,举着拐棍就打。李大康的爹娘倒是不怎么打她,只是催促她干活,时刻看着她,怕她往外跑。

荣娟听所谓的婆婆和奶奶的说话,这个村子偏远,没有女人嫁进来,打从十几年前有人从外地买了个媳妇以后,这个村子每年都有人家用这种方式娶媳妇,村里几个女人被拐来以后,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这种事情,家家户户都见怪不怪,而且都替主家留心着呢,想跑?全村人都看着呢,就趁早死了那个心吧。

荣娟一颗心都沉到了底,她不认命,她不能就这样留在这个陌生地方给那个畜生一样的男人生孩子。她想回家,她一想到家里的爹娘,心就疼得快要碎了。她必须得逃出去。

荣娟的顺从,让李家人很满意,她的活动范围扩大到院子里。可李家人把她看得紧,晚上房门紧锁,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荣娟找了许久的机会,终于有一天傍晚,只有老太婆在院子里看着她洗衣服,荣娟见院子门微开着,老太婆又跑不快,这是她最有机会的一次了。

荣娟打定了主意,站起身来,猛地冲向了院门,拼了命地朝着村外跑。身后传来老太婆尖利的叫声,不多时村子里都吵嚷起来,一大群人追着荣娟。荣娟鞋都跑掉了一只,居然真的让她看到了村口,可还没等荣娟欣喜,斜下里扑过来一个男人,将她按倒在地上。随后的村民都赶过来,把荣娟团团围住,不让她再有逃脱的机会。直到李家的人追上来,就在村口,李老太婆的叫骂声中,李大康将荣娟打了个半死,拖了回去。从那以后,李家的看管更严格了。

过了几个月,荣娟的肚子大了起来。荣娟怀孕了。李家人都满脸喜色,只有荣娟一脸麻木,偶尔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就在李家都以为可以抱孙子的时候,荣娟怀着七八个月的孩子,跳了井。村里人将她打捞出来的时候,荣娟已经死了。

湿淋淋的尸体摆在在院子中间,肚子鼓胀胀的,苍白的脸上却带着怨毒的表情,眼睛大张着,望着上方。前来看热闹的人们,都觉得脊背生凉,私下都说李家的这个媳妇可够狠的,怀了孩子还跳井,真是不安生啊。

李家一家人都骂着真晦气,算他家倒霉,几万块钱就这么没了,恨不得能让荣娟再死上一次。棺材也不给一口,就拿荣娟盖过的被子卷着尸体,挖了个坑埋了。

可自打荣娟死了以后,李家院子里变得阴冷冷的,再强的阳光也驱不散那些凉气。一向硬朗的李老太婆,突然得了暴病,躺在床上神志不清地叫嚷了一天一夜,咽了气,眼睛大睁着,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紧接着李大康的爹娘也出了意外,被山上滚落的石块压在底下,他爹当场就被砸死了,她娘断了腿,在炕上躺了半个多月,刚刚有点好转,一晚突然发起高烧来,李大康天亮去叫他娘,发现她娘也是瞪大着眼睛,死了多时了。

李家丧事不断,村里人都说李家媳妇跳了井,怨气大着呢,怕是变鬼来寻仇了。

仿佛是证明这个传言一样,李大康在自家院子的水桶里淹死了。村里人隔着院门看见李大康跪在院子里,头倒插在水桶里,一动不动。闯进去的人们都被李大康诡异的死法吓得够呛,哪里见过大活人能淹死在水桶里啊?这分明就是有鬼作怪。

村里人平日里都不觉得村里买媳妇这事儿有什么不对。可李家满门都死绝了这么恐怖的事情,让他们都心下害怕起来,后悔当初不该拦着逃跑的荣娟。

等村子里的鸡鸭牲畜也开始大批的死去,各家各户也都有人发急病,这个村子像是被死神的阴影笼罩,死亡变成了每日都会发生的事情。

村长坐不住了,领着几个小伙子跑了几十里的山路,去县里请了个半仙来看风水。半仙听着村长半遮半掩地讲述了事情经过,又从李家井里打了半桶水,半仙伸出两指,念念有词,将两指并起,伸到水中。那水里像是插进了烧红的铁条一样,嗤嗤地冒起许多白雾,在空中久久不散。

半仙也大惊失色,说这得是多么强的怨恨啊,这口水井沾了怨魂,谁喝了这水,都要倒大霉的。别说李家一家四口都死绝了,这水底连着全村的水井,只怕这怨魂是要全村人的命呢。

半仙不顾村长和村民的哭求和重金酬谢,说他本事低微,收不了这鬼,他也不敢贸然招惹,怕惹祸事上身。只劝村里人若要活命,就快快搬走吧,这个村子都住不得了。半仙连谢金都不要,说完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剩下一村子的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有胆子小的,当真连夜举家搬到别处去了。有不信邪的,还有没有能力离开的,仍是住在村子里。

半年以后, 果然如同那个半仙所言,村里留下的人,无论男女老幼,竟然都死光了。

这个大山里的偏僻村子,就此成了荒村。没人知道曾经有个叫荣娟的女孩子,被拐卖到这里,用死亡结束了她悲惨的命运。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