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沦丧:50男子不堪老父长期打骂,怒杀老父埋尸树下!

2016-07-22 21:31

我家住在四川西南的一个小山村,说是小山村其实也不恰当,那是一条不大的街,整个街可能也就大半里长的样子,是整个乡的中心地带。我们这个乡叫做吃水乡,这名字可能有点老土,但据说从清朝的时候这名字就一直有了,到了后来的民国再到后来的新中国,顶头换天好几回,这老土名字一直都没有更改,沿用了下来。

吃水乡由七八个村子组成,我家所在的那条街其实也叫一个村,街村,倒是比较贴切,每逢一四七都会赶集,其余村子的人都会来到街上赶集,买卖一些生活用品。而我的故事,就从这个小地方开始了。

我叫王澈,清澈见底的澈,听爸妈说我还没生下来的时候,爷爷就帮我准备好了这个名字,只给男孩用,至于女孩,那是压根就没想过。

我爸还好,我爷爷那是从头到尾的重男轻女,我妈怀着我的时候,爷爷就整天兴奋的不行。我是我家第二代的长孙,那时候整个家都在围着我妈转,不光我爸,还有我三叔,每天都被老爷子安排任务,什么老母鸡啊,补药啊,只要是这个小地方能够找得到的,都被我爸和我三叔搞来,然后进了我妈的肚子。

那时候我妈压力那是相当的大,平时就是出去一会儿,我爷爷都会到处找,在某个小店铺里面找到正在打麻将的我妈之后,轻言细语的跟我妈讲道理,一直在旁边唠叨,什么身体要紧啊,什么动了胎气之类的,然后我妈是麻将也打不成了,只好跟着老爷子回家。

等我爸拿着到某处买来的老母鸡之类的东西回家之后,爷爷逮住就是一顿训斥:“你这个瓜娃子,你媳妇怀着娃娃到处走的时候你在做求?我孙子就不是你儿子。有点啥子老子铲死你。”有时候甚至会拿起抵门棍对着我爸就是一顿好打。

我爸还好,大多数时间都被爷爷安排在家里照顾我妈,由于“尽心尽力”,被爷爷说的少一些。

至于我三叔,那段时间可谓相当的凄惨,不仅负责大部分补我妈身子的东西,每天的家务活也包了个七七八八,往往出去买回来的东西在经爷爷检查以后又是一顿好骂,“你给老子看看,这是三年的老鸭子么?看这年份,两年都没有,怎么就出了你这个猪脑壳。”

“我不是看着这鸭子瘦么?一看起码三四年的老鸭子。两年不到?狗日的张笼包整我,我弄死他。”

三叔这时候往往会辩解几句,十回有个两三回会吃到爷爷的抵门棍。我爸爸那一辈是四姐弟,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我大姑已经到外地上班了,至于我小叔也在外地读书,平时很少回来,家里就剩下我爸妈,爷爷,还有三叔。

家里在街上有一个门面,我老爸大专毕业之后就回家开了一个小卖部,自己也在村里面挂了个职务。至于我三叔,据说我奶奶去世的那一年就辍学了,此后一直待在家里,顺便照顾爷爷,在我记事起,三叔每年都会消失那么两三个月,也不知道去做什么,直到后来,我才直到,在我家看似普通的生活背后,隐藏的那一些不普通。

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在爷爷,老爸,三叔的望眼欲穿中,我终于来到了这个世界,看是个儿子,我妈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负众望,我爸和我三叔也终于是脱离了“苦海”,我爸当时高兴坏了,从县医院回来之后,爷爷抱着我就不撒手,我爸在旁边一个劲的说:“爹,是个小子,这张相一看就和您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三叔也赶紧在旁边附和道:“对,对,我说怎么这娃刚一出生就生的怎么好看,不愧是我老王家的孙子。”

爷爷看也不看我爸和三叔一眼,眼睛始终放在怀里的我身上,谈谈的说着:“你们两个瓜货,我早算到是个儿子,还用得着你们这马后炮,老子的孙子不像我像谁?什么脑壳,会不会说话?”

之后又是接着说道:“文仲,这段时间好好照顾好你媳妇,她生完孩子,身子弱。至于文秀,孩子乖是吧,那小澈以后屎片片就都归你了。要洗不干净,就拿你的衣服来给小澈包尿。”

我老爸在心中暗喜,三叔则是满脸苦色,但又不敢说话,只是在心中长叹,这刚刚松口气,这又是漫漫长路无止境。

我小时候所有屎片片(尿布)据说都是三叔洗的,至今回忆起那段悲惨的岁月,三叔脸上都会抽搐。

我从小就爱哭,特别是几个月的时候,每到晚上都是哭的稀里哗啦,一般这个时候我爷爷和我三叔都会有一个人不睡觉,守在我身边,说来也怪,每次只要他两有一个守在我身边,我立马就不哭了,那时我晚上不跟着爸妈睡,就跟他们两个中的一个睡。

所以经常是我爷爷或者我三叔半夜抱着我去敲我爸妈的门,

爷爷会说:“小澈好像饿了哟,赶紧给老子起来,饿着孩子,文仲老子铲你。”

三叔则会说:“哥,嫂子,小澈在哭,估计是饿了,我赶紧给抱过来了,老爷子醒了就麻烦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后来,直到我两岁的时候,爷爷给我带了一个玉佩,说

“以前孩子小了受不起这个,需得人陪着才能够挡住阴气,两岁带它应该没问题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块一直陪伴着我直到现在的玉佩是多么的重要,只不过这是后话了。

从那以后我晚上一个人睡觉也几乎不怎么哭,小时候夜里哭的原因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为了各位留点悬念,我在这里就不说了,只不过等我知道原因的时候,爷爷已经不在了。

一转眼我已经6岁了,在乡里面的小学读一年级,我妈则是那个小学里面的老师。我小时候特别的顽皮,一到放假经常是漫山遍野的跑,我爸也成了街村的“街长”,就是和村支书差不多的位子吧,那个时候乡里面的公社还没有撤,我爸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公社里面处理一些事情。

三叔就开始守起了家里的小卖部,爷爷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喜欢钓鱼或者是和其他老人下象棋,他老人家的棋下的不怎么样,但脾气那叫一个火爆,换句话说就是棋品极差,不过老爷子似乎也知道这情况,所以经常在茶馆里面帮别的老人付茶钱,为自己下棋攒了不少人品,一群老人倒也不是很排斥他。

那时候正好是学校放暑假,我几乎每天都会和两个和我一般大的小孩到外面玩,一个叫朱三娃,他老子是村里面杀猪的,他也跟他老爸一样,六七岁就长了一身肥肉。

另外一个叫奉宇,长的比我两都高,奉宇从小话就很少,但我和三娃都知道这小子是“焉巴坏”,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其实是属于闷着来那种,肚子里面的“坏水”一点也不比我和胖子少。

这天下午,我们三个又像往常一样在街边的一个小巷子里面聚头,约好了要出去弹鸟,那时候的弹鸟都是用弹弓,一个皮子包着小石子,两头捆着小卖部买的那种橡皮筋,固定在一把用铁丝弯成的弹弓或者是一个树杈做的弹弓上面,威力还比较大,一般的那种两三米高的“唧唧雀”,只要是打中,没有不嗝屁的。

石子早就在头天捡好了,我们三个聚头之后就往田野里面出发,胖子一边走一边对我说:

“老大,奉宇昨天在小荒村发现一个鸟窝,应该是还没有蛋,只不过好像那村子的一群瓜比也发现了,狗日的,好像也在等。”

我一听,顿时来了劲,对着一旁的高个奉宇说道:

“在树下做了记号没有?做了记号那就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

奉宇点了点头,胖子却抢着回答:“做了做了,我和奉二在那树干上面用红墨水画了好大一个叉叉,小荒村的那群小子只要敢去爬那棵树,有一个我铲一个。”

我总算是放心,于是三人又继续赶路。

我家乡大多都是那种小丘陵地带,一个小山坡一个小山坡的连在一起,地势低的就是水田,地势高的山坡大多都是土地。在距离街村三里的地方,倒是有那么几座大山,叫做虬龙岭,山上全都被树子覆盖着,里面很容易迷路,以前还失踪过人,所以我们一般都不去大山那里玩,最多就是在边上晃悠一下。

我们三个在山上的埂子(小路)一边走一边眼睛到处看,随时注意周边的情况,终于,十多分钟之后,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朵。

一群唧唧雀(那种比较小的麻雀),估计有二十来只的模样,在一片橙子林里面跳来跳去,看起来好不欢快的样子。

我们三人一时高兴的不行,胖子小声嘀咕:“狗日的,还挺乐呵,等着吃老子的弹药吧。”

奉宇没有说话,眼中也是颇为兴奋,我小手一挥,做了个上的手势,三人顿时弯着腰向着那片橙子林前进。

就要接近的时候,一声“咔”的声音响起,一群鸟儿顿时受惊,飞出橙子林,向着另外一个山坡飞去。

原来是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踩到了半片瓦片上面,直接将其踩碎了,发出了之前的那声“惊天巨响”。

“你个哈儿?”

我顿时怒不可遏,胖子尴尬的嘿嘿两声,

“老大,这不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么?”

我们正准备向着那群另外一个山坡追去,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这橙子林中似乎温度陡然下降了不少。

一股莫名的冷意升起,此时正是下午太阳最大的时候,橙子树不高,但以我们三人的高度却可以完全遮住我们,树荫之下虽然不像外面那么热,但也不至于突然这样,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二娃,胖子,你们觉没觉得突然有点冷?”

胖子一心想着那群唧唧雀,听了我的话,回答了一句:“哪里冷了?太阳霍霍那么大,热得不行,你还说冷?老大,你豁(骗)我玩?赶紧下过埂子去追,要不然狗日的全跑了就。”

奉宇也是全部心思都在追鸟上面,只是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

我索性不去想这个,三人就要向着对面的山坡追去,就在这时,我眼睛一晃,似乎看到橙子林中有着一个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树下看着我们。一转眼,就又不见了。

顿时一股比刚才还要冷的冷意从心底升起,我浑身一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二娃,胖子,刚刚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人,就站在那里。现在又不见了。”

我声音有些发抖,用手指着一个地方,胖子和奉宇转头看了看,胖子说道:

“没人啊。”

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说道:

“你不会是眼花了吧,老大。这林子里面有个球的人啊。不过我听说这橙子林是这附近一家人的,好像那家人有个男的跟他婆娘赌气,后来就在这林子里面喝农药死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那男人又出现了,还是站在原来的地方,面无表情,两眼泛黑,就那么的看着我,手里还拿着个瓶子。

我再次用手指着那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他好像又来了。”

看着我的眼神,胖子和奉二娃再次看向了我手指的地方,胖子再次说:“真没什么啊。”

这时他们似乎也有点害怕,赶紧催促:“听你说的我也有点冷了。赶紧追鸟去吧。”

于是我们三人连忙出了橙子林,我不敢再看那个地方,不过我却可以感觉的到,一双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盯着我,直到我们走远。

那双眼睛就那么一直盯着我,我能够感觉的到,他没有看胖子和奉宇,只是看我一个人。我在心理面暗骂,我也有些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一边走一边在心理面暗骂,这狗日的运气,今天弹个鸟都能碰上。

那天一离开有着橙子树的山坡,我就和胖子他们两个说我不想玩了,然后连忙往回走,回到家里的店铺中之后,那种心悸的感觉终于消失。

我家小卖部打开着,只不过三叔却不知道去哪里了,那个时候街上治安极好。在我看来,这不是源于大家的素质和觉悟如何如何的高,而是偷东西被抓住的代价实在是太大。

如果有人敢进别人的店铺拿了哪怕只有一次东西,一旦被抓住,消息就会瞬间传遍整条街甚至是整个乡,不仅家人会被戳脊梁骨,以后大家都会带着变色眼镜看他。每到傍晚,几个妇女聚集在街边又会以某种愤怒的声音叽喳着:

“那谁谁谁,今天又在我恩(我家的)店子外头晃悠,我都想拿石头来扔他了,也不晓得他老汉上辈子造了啥子孽,硬是就出了这个祸害。”

人言在某些程度上比其他看似恐怖的东西更加厉害,人的嘴巴往往束缚了别人,更束缚了自己。就像那自杀的一代名伶阮玲玉在遗书中写道的一样:“我何惧之有,只恐人言可畏,人言可畏。”

如果在风险很小的情况下,就又不一样了,比如一个大妈外出割猪草,走在山头小路看到旁边结了一个溜大的南瓜,往往环顾一下四周没人,就拿着镰刀一勾,然后把南瓜往装猪草的背篼里面一放,再用猪草盖起来,接着若无其事的继续走,手及其的熟练。

见三叔不在店铺里面,我也收拾了一下心情,从铺着厚厚棉被的木箱子里面拿出一根冰棍就开始吃了,一边吃一边想着事情。

从我记事开始,我就经常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每次都被吓的不行,我们那里的农村有一种说法,就是男孩子在换牙之前蹲在自己家的桌子下面,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或者是在大晚上的倒立,也可以看到那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但我不同,我不钻桌子,不用倒立,就可以看到。爷爷说我命里什么四竖三横,又是出生在七月间,从小命里就带着残,看见那些东西不用理会就行了。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曾经一脸严肃的跟我说,不管什么情况,我挂在胸口的玉佩一定要贴身带着,即使是洗澡也不能取下来。

我不懂四竖三横是什么意思,但爷爷的安慰就像是一根稻草一样,我紧紧的抓在手里。三叔也知道这个事情,倒是经常打哈哈,也是叫我不用在意。不过三叔却教了我一个更加实用的办法,那就是一旦在外面碰到“板板”,那就赶紧回家,回家准没事。

毕竟与其他人不一样,经常看到那玩意自己也憋的难受,有人理解自己相反会有一种依赖的感觉。三叔说的我记在了心里,一旦看到“板板”,我就赶紧往家里走,后来甚至是有那么一点阴寒地感觉,也不管看没看到,我都要立马回家,这已经成了一种心理暗示。说来也奇怪,回到家里,我心中往往会自己平静下来,而且从来没有在家里看见过“板板”,后来我才知道,我家那阵势,是绝不会出现那些东西的。

不多时三叔就回来了,看到我之后哈哈一笑:“小澈,今天怎么想着帮你叔我守店门?”

我没精打采的回了一句:“本来说其弹鸟,玩不下去了,就又回来了。”

三叔见了我的表情,随后沉吟一会,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小子,又看恐怖片了?”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随后扭过头,继续吃自己的冰棍。

三叔丝毫不在意,一下就坐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腿翘起来很自然的放在柜台上面,随后点了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小子,别跟老子玩这一套,今天又是什么情况?赶紧从实招来。”

看着三叔那斜眉吊眼的模样,我心中嘀咕了一句,决定继续沉默,一个劲的对着手里的冰棍撒气。

三叔看了我一眼,颇有些不以为然

“哟呵?你这小不点还跟老子玩起了沉默是金?你那天带着那陈小花去马岭湾摘桑泡(桑葚)需不需要老子给你宣传一下?我告诉你妈你有了一个小女朋友,也好一家人乐呵乐呵。”

听了这话,我顿时急了,

“你。。。。。。你什么什么时候看到的?”

“老子吃的肉比你吃的米还多,你那点弯弯绕绕逃得过老子的火眼金睛?你们吃的那叫一个高兴啊,也不知道是谁,还帮那小泵娘擦嘴,哎哟,一个脸笑的稀烂。”

“你别胡说,我们只是同学而已。”

陈小花是我在小学的同学,那个时候我当班长她当学习委员,关系还算不错,那一次去摘桑葚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胖子也在,还有两三个小孩,也不知怎么就被这货看到了。但我知道,这事儿要是被三叔这张嘴这么一说,那是裤裆里头进了黄泥巴,不是屎也变成屎了。

最终我哪里是三叔的对手,老老实实的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三叔听了之后,脸上有些许异色,问道:“你确定当时是在下午大太阳的时候?会不会是人?你眼花了?”

我听了顿时气急,说道:“小爷招子亮着呢,会看错?不信算了。”

三叔悻悻的吸了一口烟,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猥琐,

“不是我不相信你,小澈,我知道你从来不豁(骗)人的,我这不本着实事求是的探索精神想要问明白点么?你还小,这点得向我学习。”

我一阵无语,索性决定不再说话,冰棍已经快吃完了,我站起身,正准备再去拿,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妈规定了一天一根冰棍,要再拿的话,小心吃你妈的笋子炒肉(就是挨打),到时候别说是老子告得秘。”

听了这话,我刚刚伸进箱子里的手停了片刻,不过却依旧拿了一根。

“我也不怕,反正昨天我也没看见你在柜台里面拿烟,爷爷要是知道了,那根抵门棍,我可什么都不清楚。”

“小兔崽子,你?”

我自顾自的又拆了一根冰棍,之前的心理阴影一扫而空,只觉得巴适的不得了,三叔看了我得瑟的样子,气的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我分明听到他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大中午的,就给老子敢出来晃,这事倒有些不对头。。。”

这件事情本来就那么过去了,我也继续着暑假里成天和胖子奉宇到处玩的日子,但是平时我总是有意的避开那一片橙子林,不管是弹鸟还是做其他,都尽量不去经过。直到一个傍晚的到来。

那天傍晚,我们三个整整在外面疯了一下午,刚一回家,发现我家门口围了好多人。我搞不清楚状况,心中正在奇怪。胖子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着我嚷道:“老大,有稀奇看哟。走快点。”

我听了心中不爽,毕竟众人围着的是我家门口,这小子一心想看稀奇,丝毫没有考虑到我这个做大哥的感受。

【篇幅有限,想看后续可以选择如下方式继续阅读全文】

1.微博或微信关注【巨匠阅读网】并且私信发送关键词【阴间】,就可以看到后续内容了!!!

2.百度搜索“巨匠阅读网”进去后搜索《阴间那些事儿》,从第3章开始阅读就可以喽!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