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县长去打工

2016-07-11 05:57

徽府县委作出决定,要分批选送科级干部外出自行谋职锻炼,更新观念,革除政府弊病。常务副县长王徽生本不在选送之列,没想到临到出发时,县委张书记却点名要他参加。王徽生尽管心里有想法,但还是背起行囊,踏上了外出谋生的行程。他选择的是中东部的一个正在崛起的中等城市。他是个很要强的人,不信离开了官场就生活不下去。可当他一下火车,汇进人头涌动的打工者的洪流,一下子就感到十分的茫然。他在车站边找了一个价钱便宜的小旅馆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来到人才、劳务市场,想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可一连3天过去了,他看中的公司,没有一家要他。心情十分沮丧。

这时,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肩膀,回头一看,是个很有风度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对他说:“有一家公司你可以去看看。”接着就递给他一份报纸。报上登着一家影视文化公司的招聘广告。说要招聘大量群众演员,只要具有简单表演能力的,都可以去报名,年龄、文凭不限。尤其是能够扮演领导干部的,优先录取。

中年人告诉他,市电视台办了一个很受欢迎的栏目,叫《百姓故事》,每晚半小时,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由群众自己演自己。所用的电视节目全部由一家叫“鹏程”的影视文化公司提供。因为使用节目量大,需要的群众演员多,而且报酬也不低。就鼓励王徽生去试一试,说他长了一副官相,说话办事就像是当过官的,说不准去了就能被录用。

王徽生一听就动了心。少年时他就有过追星史,也曾幻想将来当一个名演员。这次出来打工,求职屡屡碰壁,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当然想去试一试,体验一下当演员的滋味。

当天下午他就按照报上提供的地址找到那家“鹏程”公司。来到演员招聘部,一看桌前坐着的人,就是上午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别人都称他胡主任。胡主任一见王徽生来了,就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说:“你先把个人资料留下,明天上午8点半来参加应试。来时最好把自己弄成领导干部的模样,穿西装、皮鞋,打领带。”接着又递给他一本厚厚的材料,叫他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以便对他们公司的情况和招收群众演员的要求,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第二天上午,王徽生换上过去当副县长时的行头,准时来到演员招聘部。胡主任对他说:“应试从现在就开始,你要扮演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假设就是本公司新来的总经理吧。今天你要会见1位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没有设计情节和台词,一切根据现场情况,临时发挥。对他们提出的问题,你要从公司利益角度,认真思考,妥善解决。虽然是演戏,但假戏要真唱。关键是要把握好自己的角色。从你送来的材料看,你曾经当过副县长,对政府部门的情况是很了解的,知道应该怎么和他们打交道。好吧,现在我们就进入会客室。”

王徽生想,副县长和总经理只是角色不同,但都是领导干部,共同点很多,演好这个角色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王徽生在胡主任的引导下,就像过去当副县长一样,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会客室。早就坐在会客室沙发上等候的一位中年秃顶男人,微笑着站了起来。胡主任介绍说:“这位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刘主任。”然后又把王徽生介绍给客人,说他是公司的王总。王徽生立即就进入了角色,把手伸出去和刘主任握了握:“欢迎刘主任,请坐。”两人在两边的沙发上对面落座。刘主任开口道:“今天见到您,十分荣幸!”面带微笑,不卑不亢,毫不做作。王徽生想,看来这个扮刘主任的演员,演技还不错,不知他下面的情节和台词是怎么设计的,就说:“刘主任太客气。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吧。”

接下来,刘主任就说出此次登门的意图。市里要举办建市10周年的大庆,决心要把它办成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盛会。所需经费缺口很大。不说别的,就是请文艺界的名人来演出,就要好几百万。现在市属企业界都十分支持本市经济建设,纷纷表示要解囊相助。鹏程影视文化公司,是本市龙头企业之一,希望能够在这个方面带个头。

王徽生一听,是要捐钱呢。政府摊钱,不给恐怕不行。想了一想,道:“要多少?”刘主任道:“不多,就100万。”

王徽生一听,吃了一惊,这么大的数字,怎么表态?同意,企业要受大损失;不同意,政府不高兴。看来今天的应试,出了这么个两难的题目,是要考考我的应对能力呢!根据他在政府工作多年的经验,一般这类事情,通常是市委、市政府做决策,具体拿多少,怎么拿,那都是机关办事部门确定的。企业要使自己的利益少受点损失,必须把这些机关办事部门头头的工作做好。

他思索了一下,字斟句酌道:“支持政府,支持地方经济建设,我们企业责无旁贷。可这里有一个问题,中央和国务院办公厅早就下发文件,要求严格控制各类庆典活动,即使必须举办的,也要尽量少花钱。要我拿多少钱,都没有什么问题,可那就要让政府落个向企业摊派的名声,弄不好还要被认为是顶风上,连累刘主任,那就不值得了。”

刘主任有点不高兴了:“这是市委、市政府定的,我只是个具体办事的人员,有什么责任,那也与我无干。”

王徽生说:“怎么能说与你无关呢?事情办好了,你有功;事情办砸了,一级一级追查责任,你能跑得了?”

刘主任道:“你说的也是。可没有钱,眼前这一关我就过不去。现在我只想问汪总一句,这笔钱,你愿不愿拿?”

王徽生道:“刘主任不要急嘛!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采取一个变通的办法。”

刘主任问:“怎么变通?”

王徽生说:“比如,你不是想花几百万,请文艺界明星办一台节目嘛?本公司旗下签约的歌手和影视明星就有很多。这台节目,我们帮你办了。等于我向市里捐了几百万。这样一来你事情办成了,还为政府节约了钱,又为政府抹去了摊派的坏名声。市委书记、市长要是知道了,肯定笑得合不拢嘴。你这办公主任的功劳还不是大大的?”

刘主任激动得往起一站:“啊呀!汪总这个办法太好了!”连说几个谢谢,就告辞了。

这个像小品一样的即兴表演,到此结束了。王徽生觉得自己的角色把握是到位的,可能不能通过应试,心里还是没有底。这时,招聘部的胡主任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汪总叫王徽生去他的办公室面试。王徽生觉得有门,就跟着胡主任走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

老板桌后坐着的那个体态稍胖的中年人,就是汪总。他微笑着起身给王徽生让了座。

汪总道:“你刚才的表演,我通过电视屏幕,已经看到了。现在我要问你,你为什么要把捐款100万变成献演一台戏?”

王徽生不紧不慢地说自己的理由。他认为献演一台戏,对公司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据他了解,公司正在录制一批歌舞、曲艺类节目。现在可以把它组合成一台文艺晚会,以彩排的名义拿去献演。只要把主持词加一点与庆典有关的内容就行了。在这种情况下,演员们是不好意思索要出场费的。顶多给他们一点补助。这不仅能够省去100万,还能省去租用剧场的费用。

汪总高兴地赞道:“好主意!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你被我公司录用了。”

接下来,汪总说出的话,使王徽生感到意外。汪总告诉他,刚才在会客厅里发生的那一幕,并不是演戏。那个来要捐款的,也不是演员,是正经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为这捐款的事,公司一直很难办。他本人一直在回避。今天找上门来没有办法了,只好请王辉生出面试试看,没有想到一下子就解决得这样好。

汪总笑眯眯地看着王徽生,问道:“你知道,我要聘请你来做什么吗?”

王徽生道:“做一个演领导干部的群众演员。”

汪总摇了摇头:“那样,就屈了你的大才了。我聘请你来,是想请你这样的‘政治家’,来帮我搞‘政治’的。”

王徽生不解地笑问道:“企业也要聘‘政治家’搞政治?”

汪总显得有点无奈地道:“不搞政治不行啊。就像今天政府来要钱,应付这样的事,还就得要靠你这样懂政治、在政府里工作过的‘政治家’,才能办好。”

接着,他就列举了企业很多要跟政府部门和社会打交道的事。这些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企业就很难生存。说他本人不擅长政治,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去应付这类事情。希望王辉生能够帮他这个忙,让他腾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抓抓公司的业务和发展。说他已经任命王徽生为公司的政治总经理,刚才会见刘主任,算是正式上任履职。今后凡是和政府部门、社会打交道的事,都由王徽生出面解决。

王徽生走马上任后,只好放下过去当副县长的架子,整天和政府里各类官员打交道,上下周旋,请客送礼,搞得身疲心烦。好不容易熬了一年,王徽生把辞职报告递给了汪总,汪总笑着对他说:“你要走,我说的还不能算。现在你还得去见一位官员。”王徽生说:“我的聘用时间到了,走不走是我自己的事。谁也不想见了。”汪总说:“这个领导指名要见你,你不见恐怕不行。正在会客室等你。”王徽生不好再推辞了,心里也有点奇怪,就走进了会客室。

来人一见王徽生,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打着哈哈道:“见你这个老总真不容易啊!”王徽生吃了一惊,因为来人是县委张书记。张书记伸出手来道:“怎么,不欢迎?”王徽生握住他的手:“哪里哪里。我是说,怎么会是你?哦,不不,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张书记笑着说:“还用我找吗?是你们汪总把我接来的。我和你们的汪总是大学时的同学。你能到鹏程公司任老总,还是沾了我的光呢!”

到这时王徽生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来鹏程“演戏”的“导演”是县委张书记。张书记告诉他,他外出谋职锻炼,是市委定的。现在已经完成了任务。这次带团来这里考察,王徽生是考察团的成员之一。考察完回县后,就要着手县委县政府换界工作。王徽生已经被市委列入县长的候选人了。并说:“这回,你应该知道这个县长怎么当了!”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