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夜总会头牌,从不卖身,可她被当地最有权势的男人看上了10

2016-07-11 05:57

前情回顾:罂粟是夜总会的头牌姑娘,每周固定时间在舞台表演,不陪酒不卖身,可是却被很有能量的富二代顾凌翔看上了,被顾凌翔堵在了厕所里面,这时她随便拉了一个男人解救她,没想到随手拉的这个男人是号称殷帝的殷天绝。

点击阅读第一章:她是夜总会的头牌,从不卖身,可她却被当地最有权势的男人看上了

第17章:

接连三天一闪而过,殷天绝彻彻底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于苏桐而言,他就好似昙花一现般,有关他的一切更好似一场梦!

这三天她在一片焦躁不安中过的相当平静。

中途除宋美龄打来电话询问钱凑齐没,再无人打入。

这种平静让苏桐打心眼里感到惶恐。

星期天的早晨她起的格外早,洗漱过后,打开衣柜,在那仅挂的几条裙子几经删选,最终选择一条白色的棉布裙子,换上后,站在镜子前将那散落在肩头的碎发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并且在自己那略显惨白的小脸上擦了一些粉做遮掩。

苏桐之所以会刻意打扮,是因为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个星期天,也就是探监的日子。

云市未央区第四监狱!

当苏桐提着水果踏入这紧闭的两扇大铁门时,虽然脸上挂着盈盈笑容,但心里却是一片沉重!

每每来到这里,苏桐就有万恶的罪恶感。

看着那身穿囚服、面色恍惚苍老、发丝斑白的父亲被监狱工作人员带出来的瞬间,苏桐简直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她多想摸摸父亲那苍老的手,多想替他缕一缕额前那散落的发丝,多想给他整一整那皱了衣服,更多想扑进她的怀里呼唤一声‘爸爸’……

可是中间那层厚厚的玻璃告诉他们现实有多残酷。

看着神色一片激动的父亲,苏桐指了指椅子,示意他坐下。

然后略显僵硬的手指提起听筒紧攥。

哽咽的喉咙呼唤道:“爸!”

“桐儿!”

在听到父亲苍老声音的瞬间,苏桐只觉得一股控制不住的气息直冲脑门,盈盈雾气更是缭绕在眼眶里,但她硬是强忍着不让泪水滴落。

一年了,整整一年了!

365天,8760小时,525600分钟……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她都沉侵在深深的自责中。

“爸,最近还好吗?”

“桐儿,最近还好吗?”

父女俩异口同声。

然后笑了。

苏政华道:“放心,爸爸在这里很好,你呢?快大学毕业了吧?你继母有为难你吗?苏云还好吧?苏墨……”在说道苏墨的瞬间,只见苏政华牟宇间的光泽黯淡了下来。

苏桐的心也象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捅了进去一般。

但这些失落痛苦在苏桐的脸上仅仅只是一闪而过。

只见她盈笑道:“爸,家里一切都好,告诉你哦,女儿已经被SK服装设计部给录取了,厉害吧?”

“SK?那个在全球都极具影响力的企业,听说近些年来他收购了一系列服装品牌,立志要打造出超过香奈儿贵族的品牌,桐儿,你果真没让爸爸失望!”苏政华神情间全是欣慰。

“那是当然了,要知道,我可是爸爸你的女儿!”苏桐笑着道,话音落又道:“爸,对不起!”

“桐儿,你是我亲生女儿,有什么对不起的,记住,你永远是父亲引以为傲到底女儿!”苏政华话语神情间是那样的坚定!

苏桐不知道自己怎么从监狱走出来的。

每每这个时候,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处于一片混沌中。

随着‘铿锵’一声闷响。

只见身后那两扇铁门紧紧的合上。

苏桐双拳紧攥,咬牙切齿的声音道:“爸爸,相信我,很快我就会让你离开这不见天日的地方的!”

语落,苏桐转身便发疯一般的跑了出去。

因为,就在刚刚那瞬间她心里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或许……或许命运安排殷天绝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其实就是一个转折点,但既然他出现了,她就不会让他轻易离开!

虽然苏桐还不知殷天绝是什么身份,但能够让白叔儿子恭恭敬敬对待的人,身份一定非富即贵!

如若自己能牢牢的抓住他,说不定凭借他的能力能帮她改变苏家现在的一切。

想到这里的苏桐,就好似那掉入沼泽地里的人突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而且距离还款日期就仅剩明天一天了,所以她不能再等了,一分钟一秒钟都不能等!

苏桐用尽全身的力气朝油柏路上狂奔而去,拦了一辆出租车躬身钻了进去。

她要去一个地方,一个可能会见到殷天绝的地方,那就是……

海边别墅!

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对于苏桐而言就好似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一路上,她胸腔里疯狂跳动的那颗心更好似一个不小心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一般。

在一片焦躁不安中,车子终于抵达了海边别墅。

苏桐顾不得掏钱,跳下车便朝别墅冲去。

当看到那紧锁的大门时,当即那悬空了一路的心沉了下来,但她不死心,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便朝大厅奔去!

空荡荡的大厅没一个人影,静廖的让人感到惶恐。

这瞬间,苏桐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就好似上次在这碰到那男人和别的女人大玩圈圈叉叉也是一场梦幻吧!

苏桐嘴里呢喃说这些什么的同时摇晃着脑袋,撒腿就朝楼上冲去。

但上次他和女人泥泞的房间依旧一片空荡!

当仿若失了神一般的苏桐从楼梯上下来时,的哥师傅已经追了进来。

大嚷道:“小姐,你给钱啊!”

苏桐一片神情恍惚的从钱夹里掏出那仅有的几张钞票递给的哥。

的哥看着苏桐手中那五十二块钱,讶异道:“小姐,一共一百二十三块钱,这样,零头我不要了,收你一百二总行吧?”

的哥说些什么,苏桐一个字都听不见去,只觉得自己好似掉入一无敌黑洞,从头冷到脚,近乎没了知觉。

下一秒……

双腿一软,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苏桐这一出吓坏了的哥,嘴唇几张几合不知说些什么,最后怒吼一声:“我自认晦气还不行吗?你要死要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哥上前扯过苏桐手里的五十二块钱,转身离去,看着眼前豪华的别墅,很是不甘心的又怒骂了一句:“住得起这么豪华的别墅,付不起出租车钱!装13啊!啊呸!”

关注微信号:viyan01,并在微信中回复数字:3,阅读后续内容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