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在公司被上司刁难,回家后房东又来涨房租2

2016-07-11 05:57

(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王恒是一名苦逼程序员,每个月领着几千的低保工资,被上司压榨。他无时无刻不渴望着能够改变这样的人生,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前文链接:程序员上班偷瞧美女经理,被对方叫进办公室刁难羞辱

文/左妻右妾

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王恒再次回到工作区,开始重新弄报告书。

一直加班到晚上十点,王恒才弄完手里的工作,离开神龙科技集团,心情很不好的他去了南山路的一个酒吧,准备喝两杯宣泄一下。

时值盛夏,酒吧里人满为患,DJ音乐喧嚣震天。

看台上有穿着近乎透明衣衫的女郎在卖力表演,舞池里面有不少男男女女搂在一起跳热舞,酒桌基本上也是满的,不少年轻男女在喝酒调情,气氛简直是嗨翻了天。

王恒暂时忘记了一天的不愉快,点了几瓶啤酒喝了起来。

古人说的一点都没错,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几瓶酒下肚,王恒看着那秀台上疯狂扭动身躯的女郎,慢慢融入了酒吧的整体气氛,情绪有些亢奋了起来,暂时将那些烦恼抛之脑后。

晚上十二点左右,他喝掉了差不多一打啤酒,一身酒气出了酒吧。

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不知不觉,走进了古玩一条街。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附庸风雅收藏古玩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这也就促进了古玩市场的繁荣。

但这么晚了,古玩市场的店铺全部关门了,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地毯还摆着。

王恒没想过买什么古玩,他只是喝多了一点,稀里糊涂走到了这里。

古玩市场路灯光线有些昏暗,凭空增添了几分虚幻的感觉。

“帅哥,买个玉佛戴着吧,这是大师开过光的,能镇邪恶,改命运,包你从此大吉大利,平步青云。”

王恒刚走进古玩市场,就被一个摆地摊的老头给缠上了,这老头穿着短袖唐装,却依旧显得猥琐,有些不伦不类。

“男戴观音女戴佛,老头你连这个常识都不知道?你还出来蒙人?”王恒停下了脚步,冲那猥琐老头道,他有了些酒意,但脑子还算清醒,说话也还算利索。

“帅哥,听你这话就知道你是行家,一般来说是男戴观音女戴佛,但实际上,只要与佛有缘之人,都可以戴佛。”

猥琐老头道:“而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看就是有佛缘的之人,只要戴上我的玉佛,保证事事顺心。”

“没骗我?那拿出你的玉佛给我看看吧。”

王恒心想自己这么倒霉,是不是碰上了什么脏东西,戴一个玉佛在身上,镇一阵邪恶,说不定运气会转好。

本来他是不信这些的,但是这几年实在是太倒霉了,由不得他有时候也会往这方面想,反正只要投资不大,那也没亏什么。

猥琐老头马上从地摊上拿起一尊小小的汉佛像,递给了王恒。

王恒一看,简直要骂人了,这个一寸左右高的罗汉看起来就是一块黄色的石头雕刻而成的,哪里是什么玉佛?

而且这罗汉也和那些庙里的造型不太一样,因为这罗汉手里还握着一颗小圆球,圆球是黑白两色,就好像一只小小的眼睛一般,显得有些怪异。

“帅哥,真正的玉佛,不是看质地的,而是看年头,你看看这罗汉玉佛,年代可是相当久远了,越久远的东西,越有灵性,也就越值钱啊。”

猥琐老头似乎知道王恒在想什么,笑着道。

“你这是快破石头,不值……”王恒道,他将要将不值十块钱这句话说出来,却见罗汉玉佛忽然朝他咧嘴一笑,还快速地眨了一下眼睛。

“我这是眼花了吧?难道这玉佛还真有什么名堂?”王恒惊呆了,等到他定睛一看时,罗汉玉佛却是不见有任何异常。

“老板,你要多少钱?”王恒稳了稳心神,改口道,他准备买下这古怪的玉佛,回去研究研究再说。

“一口价,五十块。”猥琐老头见王恒不是很想要这罗汉玉佛的样子,也没喊高价。

“二十块钱,不卖拉倒。”

王恒本来就是工薪阶层,砍价还是很在行的,现在他虽然很想要这怪异的罗汉玉佛,但却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好吧,佛赠有缘人,我也要收摊了,二十就二十,算是和你结个善缘。”

猥琐老头叹息了一声,拿出一根红绳,将罗汉玉佛系了起来,递给了王恒。

王恒付了钱,将罗汉玉佛系在了脖子上,出了古玩一条街。

这毫不起眼的罗汉玉佛似乎镇很神奇,王恒戴上玉佛之后,他的酒意渐去,清醒了许多,他的脚步,也没有先前那般漂浮了。

当然,他自己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

一向比较节俭的王恒打了一个车,回到了他租住的德源小区,他有些迫不及待要研究这能咧嘴一笑的罗汉玉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德源小区还算是市中心,里面的条件也算不错,只是在这寸土寸金的都市,一室一厅五十平米的房子,就要两千五百元一个月。

他的薪水也就五千一个月,刨去房租和各种开支,他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仅仅能温饱而已,他工作了三年,也就五千存款而已,这还是他父母不在了,如果他要孝敬老人家的话,估计几千块钱都存不下,一两个月没工作,那就得饿肚子。

这也就是他在公司为什么忍气吞声的原因,换工作风险太高,不然的话,他早就忍受不了组长罗河的鸟气走人了,泥人尚有三分性,何况他还是个年轻人。

进入自己的房间之后,他迫不及待地将玉佛从脖子上取了下来,仔细观察了起来。

但他定睛看了许久,玉佛不见任何异常,还是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难道是我先前喝了酒看花眼睛了,这罗汉玉佛怎么可能会笑和眨眼呢?我这是想转运想疯了,出现了幻觉吧?”

一个小时之后,王恒彻底放弃了,为自己花了二十元冤枉钱而微微有些恼火。

咚咚咚!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王恒将罗汉玉佛挂到脖子上,起身去开门。

“是我。”门外传来一声好听的女声。

“美霞姐,是你啊,怎么这么晚来找我?是不是要我谈谈人生?”王恒将门打开,笑着迎进来一位美女来。

他虽是个衰男,但却很少愁眉苦脸长吁短叹,平时他还是很乐观的,不然的话,以他的遭遇,早就跳楼了。

这美女大概二十七八的年纪,简单的T恤、热裤,拖鞋,微卷的头发披肩。

她身材高挑,胸脯饱满,将那T恤撑得有种要裂开的感觉,而她的那双玉腿更是修长,没穿丝袜,却是白花花的耀眼,属于绝对的极品。

这位成熟性感的美女就是王恒的房东,她叫温美霞。

王恒在这里住了三年,和这位成熟美女房东已经非常熟悉了,因此开个带点荤的玩笑,也无伤大雅。

“谈你个头的人生,你要勾引就勾引小姑娘去,少来勾引姐,姐来这里,是通知你一件事的。”

温美霞白了王恒一眼道,这美女虽然成熟性感风韵,但明显是个女汉子,说话办事风风火火,可不是什么淑女。

“姐,你这么晚来找我,孤男寡女的,由不得我不胡思乱想啊。”王恒一双贼眼在温美霞身上乱瞟。

温美霞的确是个素颜美女,看着非常养眼,在没女朋友的三年里面,温美霞有时候就是他梦中温存的对象,他也曾想方设法要和这美女房东搞上关系,但这美女对他一点都不感冒,从来不给他亲近的机会。

“你白天不在,我不晚上找你什么时候找你,少油嘴滑舌的了,王恒,我找你可不是什么好事,现在物价上涨,房租也得上涨了,你现在住的这房子,从这个月开始得三千一个月了。”

温美霞也不太在意王恒乱看自己,直接道:“你要是愿意租,那我就继续租给你,毕竟你是熟客了,你要是不愿意,那就搬走,已经有人愿意出三千一个月搬进来了。”

听了温美霞这句话,王恒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一个月工资才五千,房租就要三千的话,生活都难以为继,于是赔笑道:“姐,我也在你这住三年了,从未拖欠过你房租,要不还是两千五一个月租给我吧,等我以后手头宽裕了,一定加钱给你。”

赔笑的时候,王恒心里可不是滋味,同时他心里也将那卖他罗汉玉佛的猥琐老头骂了个狗血淋头:“什么佛赠有缘人,什么这玉佛能镇邪恶,改命运,老子才回来,就遇上了这倒霉事,比以前更倒霉了,

(又涨房租了,王恒还能活下去吗?请继续关注后续)

【阅读全文,请关注薇信公众号:book637(←长按复制),回复数字:32,即可获得后续内容】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