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利益最大化,才是真正的善举

2016-07-22 21:01

文:雾满拦江

(01)

有个朋友,想去做点帮助弱势的善事。

但她可能是在网上,某种类型的新闻看多了,担心遭遇到人性不太好的一面,遭遇到恩将仇报的对待。心里有阴影,犹豫又迟疑,问我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当然是凉拌……我猜让她心里产生阴影的,是这么两件事:

(02)

第一个,是留学生和学妈和锅和狗和坐牢。

事件是一名在美国的女留学生,她租的房子暂时空着,有个同学的母亲赴美国,要求借住,女生答应了。

同学母亲住进来后,向女生借锅煮东西,女孩的锅是名牌,比较昂贵,但还是借了。不曾想同学母亲把锅烧坏了,手也烫伤了。

女生赶紧给同学母亲的手涂烫伤药,同学母亲心里过意不去,主动要求赔锅。

女生一说价钱,对方就炸了。

女生想,同学母亲不懂锅,同学应该懂吧?遂向同学投诉。

同学很冷静,要求看购锅小票。

女生找不到小票,就以退为进,提出赔偿一只同品牌的锅子。

双方矛盾迅速激化,女生请同学母亲去住酒店,同学母亲大骂不止,并一脚踢飞了女生的狗。

女生报警,这事搁在大唐东土,无非不过是邻里纠纷,无非不过是人民内部矛盾。但那是美国,结果同学母亲惨了,等待她的,有可能是坐牢。

——好端端的同学之间相互帮助,竟然弄到这地步。

相信每个当事人,心里都是追悔莫及。

(03)

另一个故事,是说已经逝世的歌手丛飞。

丛飞是位爱心人士,一位高贵的义人。他用自己的演出费用,资助了许多贫困大学生。

但当丛飞患病时,他所帮助的那些人,有的已经有了很高的收入,但都未吭一声。只有没收到继续捐赠的家长打电话来,大骂:你说好供我家孩子读到大学的,孩子刚刚读到初中,你就不管了,你这不是坑人吗?

丛飞朋友解释:丛飞现在患病,无法演出,等他身体稍有恢复,一定想办法寄钱过去。

受助学生家长半信半疑:他得的是什么病?

丛飞朋友:是胃癌。

对方:噢,那你问问他,他啥时候病好出来挣钱?

还有一个女孩,丛飞资助她到大学毕业,但因为她对丛飞帮她找的音乐教师职位不满意,从此不与丛飞联络。

媒体称,记者询问女孩:他资助你时,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女孩回答:至于有什么样的想法,我也说不太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任何人做事情都是有所图的,至于他图什么,我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

还有一个孩子,受丛飞资助读完大学,已经参加工作,毕业后切断与丛飞的联系。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小心说漏嘴,说出了受丛飞资助的事情,媒体报道后,他老大不乐意,要求丛飞想办法,从文章中删去他的名字。

诸如此类。

这是当年很轰动的新闻,但后来很少有人再提这事。

不提这事,原因很简单——新闻的叙事导向,让人对人性产生深度的怀疑与失落。无论多少个专家来分析,都无法从中找出正能量。

——要找正能量,得去索马里。

去海盗的窝巢里找。

(04)

在日本,有位60后大叔木村清。

他初中毕业,15岁就加入航空自卫队去学驾驶技术,技术学到手了,但他的视力有毛病,就离开了自卫队。

然后他读大学,专攻司法。

司法文凭拿到手,他开始日走千家夜走万户——去推销图书。

他成了名光荣滴图书推销员。

再之后他创业,开了家出租录相带的小店铺。

录相带租腻了,他跨界开了寿司店。

寿司的销路不错,于是木村清决定:拿下索马里海盗,帮助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凶徒,转型成为正常人类。

(05)

索马里海盗,闹得最凶是在2009年至2011年,这两年,都发生了超过200起的海盗抢劫事件。

木村清发现,他店里出售的最高价的金枪鱼,正是来自于海盗闹得最凶的海域。于是木村清就想,嗯,能不能让海盗……给咱逮鱼来卖呢?

他发现,当地的海盗,大多陷入生活困境。虽然当地海域的水产丰富,但这帮家伙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即不会捕鱼也没有鱼船。于是木村清与海盗取得联系,建议海盗们借他的船,由他教导捕鱼技术,他再帮忙安装冷冻仓库,双方签订合同,海盗捕上来的鱼,他全部收购。

根据美国海军统计数字表示,从2012年开始数字大幅下降。到2014年时已经基本没有海盗攻击事件发生。

网络上有条夸张的新闻标题称:日本寿司店老板木村清让索马里海盗全部绝迹!

另有新闻称:2012年以来索马里海盗衰败的原因是国际联合打击力度空前,以及船舶有更好的管理机制,综合原因所造成的。

但无论如何,木村清为海盗们提供了不用冒死亡危险的生存方式,让他们转型为正常人类成为可能,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06)

多数陷入绝境的人,都是索马里海盗。

索马里海盗所居处的地方,并非是贫脊无物。相反,近在咫尺的大海,有着丰富的物产。

但是,一无捕鱼技术,二无捕捞资金,三无社会化生产线,身处海产丰富水域的海盗,就如同落在黄金宝库的瞎子,根本看不到这些。

所谓弱势,大多智力正常,身体健康。但是他们的思维认知,被生存环境局限于一隅,看不到自己的优势,找不到破局之路。

——人的一生,难免天灾人祸。但如果不是重患长疾,却长时期由任命运摆布,那多半是遭遇到了索马里海盗困境。

——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人,克里斯托弗·兰根,他的智商最高时达到205,超出正常人类的一倍。但,由于他幼年时家境困窘,继父是个不停殴打他的虐待狂,兰根学到的只有暴力。但他的天资终究无人可及,终以最优成绩被大学录取。可是接下来,贫寒生活带来的思维扭曲,让他徒有顶尖的智商,却缺乏自主能力,疏漏了申请而失去奖学金,最终以最差的成绩失学。

此后在兰根的人生中,绝高的智力丝毫也未起到作用,最终他被迫靠拳头吃饭,在一家酒店做保镳。直到他被电视台发现,参加智力节目频繁拿奖金,他的智力这才派上用场。

——想一想,在索马里海盗们有意识的开发渔业资源之前,无论你缴给他们多少赎金,也无法改变他们沦为海盗的命运。在克里斯托弗·兰根学会有意识的运用他那吓死人的高智商之前,无论你资助他多少钱,也扭转不了他迷信暴力的惯性思维。

(07)

真正的善行,并非是无条件的生存资源让渡。

而是帮助那些人站起来,让他们发现自尊与已身的优势资源。

有个流传很广、但不知出处的心灵鸡汤说,一个中国人,随联合国赈济车队,去贫困国家救助。抵达目的地后,看着蹒跚而至、饿得惨不忍睹的孩子们,中国人落泪了,立即拿起车上的食物,递给孩子:可怜的孩子,吃吧,这都是给你们的……不曾想,随行的赈济人员大喝一声,阻止了中国人。

就在中国人的目瞪口呆中,赈济人员对饿得骨瘦如柴的孩子们说:孩子们,可以帮助我们吗?来,帮我们把这些食物和饮水,从车上搬下来。

孩子们开始工作,赈济人员在一边不停的鼓励:对,就是这样,没错,真是善良可爱又勤劳的孩子。

等到孩子们把工作干完,赈济人员拿出食物和饮水:孩子们,这是你们工作获得的酬劳。

——这个鸡汤的意思是说,陷入困境者,需要的不仅仅是生存资源。

还有个人尊严。

与自立自强的精神。

(08)

说到自立自强的精神,现实远比心灵鸡汤复杂一千万倍。

就拿世界上智商最高的克里斯托弗·兰根来说,他穷极一生,人至中年才意识到自己智商的价值。而正常人类的智商只有他的一半,学会发现并运用已身的优势资源,岂不是更艰难?

——就拿女留学生与同学母亲的冲突来说,这是最典型的两种文化规则搅和到了一起。请同学母亲借住,这在海外中国人之间并不乏见,但在国外觉醒的自我权利意识、与国人不分你我全无边界的混沌状态,完全是水火不相容。这种情况不要在海外,即使国内,也少不了龌龊纠纷。

而义人丛飞,拖着病躯替别人去挣钱,这事已经脱离了普通的善意。那些接受资助的人,无论是本人还是他们的父母,身体都比丛飞更健康。这种情况下已经不再是资助,更接近于对方的恶意讹诈。期望讹诈者对捐赠者回报以善意,这原本就是表错了情。

(09)

中国人从贫寒时代走来,对善行义举,还缺乏足够的认识。

升米恩,斗米仇。捐助义行,给钱少了不足以让对方摆脱困境。给钱多了又会养成对方心理依赖。所以古人又说救急不救穷,就因为急难是事间常情,而心穷则需要当事人的独立意识觉醒。

必须要意识到,构成每个人人生的,是他的成长全部。你的资助再有价值,在他人的生命中,也只不过是沧海一栗。所以资助者要有平和的心态,我资助你,但与你无关,决不可以期望对方对自己千恩万谢。

至于朋友之间的相互帮助,绝对不可以模糊、含混。一旦含混,必有双方认知的重叠——如女留学生事件,她显然将请同学母亲入住,理解为只是居住而已,而同学母亲却显然理解成为拥有更多支配权。正是双方权利的重叠,让女留学生认为对方是得寸进尺,而对方则认为她出尔反尔。

所以西方人非常看重自己的付出,喜欢说:你欠我一个人情。这个就叫丑话说在前头。

中国人所谓的丑话,往往是最重要的话,是厘清双方权利边界的话。

说在前面的丑话,让双方明了权利义务,避免认知上的重叠而导致误会。

边界,边界,这是朋友帮忙或是慈善义举最重要的。在这方面如果没有明确达成共识,就会陷入混乱与冲突。

在明了边界的情况下,我们要象木村清那样,只做于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在这个选择过程中,我们必须需要他人的协助,他人在我们逐利过程中获得了自我尊严、价值与生存的资本,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成就人生。只有当我们深切的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多少人游离于社会化大生产之外,还没有解决生存问题,这就意味着我们的事业缺失了多少。只有获得更多人的协助,我们才能逐步的理解善与爱的真正意义与法则。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