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上位转:杨广创业路的心酸史,都是红颜惹的祸水

2016-07-12 19:06

东方剪报:

在皇帝的眼里,跟祖宗万代江山社稷相比,神马都是浮云。盘问一番,这梁毗也是把硬骨头,管你什么当朝权贵,照样弹劾不停,当着文帝的面那也是侃侃而谈。打的弹劾旗号那是相当有水平,反正是为你们老杨家的江山社稷,老板您看着办。文帝听听也有道理,这么好的人,赤胆忠心的,放了吧。

况且朝廷官员如果真是铁板一块,被个别权贵或重臣胁迫压制着,要不偷懒要不结党要不欺上瞒下贪污受贿,那皇帝可就成傀儡了。最可怕的是下面捆成一团不枪口一致对着皇帝,那皇帝头更大。

所以对这些个不同意见,尤其是弹劾反对这些个权臣重臣的不同派系,皇帝还是都能够理解的,并且说实在的,领导也确实需要这帮个重机枪式的干部,能咬能冲能打能杀的。

这帮人,一句话,有用!那对杨素,皇帝可就有些防范了。首先让他不用每天到尚书省报到上班,理由那是相当的冠冕堂皇。说你作为左仆射,那是一把手总理,每天要考虑的是国之大事,那些细务,就交由下面人去办理吧。

这样,就规定总理每三天或每五天去下国务院露把脸。名义上是关心照顾老同志,其实是明升暗降,剪除杨大人在行政上的羽翼和权力。

杨精一个怎会看不出其中端倪?心想老板你也是秋后的蚂蚱了,能蹦跶几天啊?反正我抱紧小老板了,熬死你也没几天。但现在没办法,大老板发话了,杨素虽然一百个不满意,那也没辙,照办吧。

就这,到老皇帝死,这个杨素一直再没有直接插手尚书省的事务。

还没完。另外,直接把杨素弟弟杨约调离中央,让他到偏远的伊州挂职。这位杨约,是杨素的同父异母弟弟,性情狡诈,但为人聪明尤其是记忆力特别好。在杨广上位过程中立功不少啊,所以在朝廷那是相当得势。但这人有个缺憾,小时候由于太过调皮,在爬树时直接跌落下来,摔成了太监。

所以杨广要跟杨素结成政治同盟想要扳倒高熲和太子杨勇的时候,让宇文述将杨约拉下水,那糖衣炮弹用的是金钱开道,美色在杨约这儿那无用武之地啊。后来杨广在老爹文帝死后,第一个矫诏赐死的人就是大哥杨勇,这个操刀者便是这个杨约。

此人阴险狡诈而且异常聪明,当枪使是不二人选。但在治理国家方面,那是大大地不能用。不动声色地将杨素赶出国务院,另外剪掉他在朝廷中的羽翼。这两手下来。杨素的政治势力被文帝压了下去。

总要用人吧,这个时候,文帝用的是另一个年轻人。自己的小女儿兰陵公主的夫君,河东解县人柳述。独孤皇后死后,他最宠幸的一个人就是他的小女婿,兵部尚书柳述。这个柳述,出身河东柳氏,也是名门望族。在那个讲究封建门第的年代,有了这个门第自然当官就简单了。他的老爸柳机,本是北周重臣,帮助北周武帝宇文邕平定天下。

到杨坚篡周立隋的时候,其实柳机并不是站在杨坚这边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文帝杨坚非常看重柳机。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并不需要特别理由,即使他两条心地跟你对着干。

杨坚就是喜欢柳机,最后甚至不惜将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兰陵公主许配给柳机的儿子柳述,直接做儿女亲家,成一家人得了。爱屋及乌,杨坚也特别宠幸自己这个小女婿。

到开皇末年,柳述已经官拜黄门侍郎,袭爵建安郡公。到仁寿初,柳述更不得了,官拜兵部尚书并参掌朝廷机务。势头完全盖过了左仆射杨素。这个时候,文帝杨坚确实也需要休息了,没有了独孤皇后这个陈年老醋坛子,杨坚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做回男人玩玩喜欢的妃子了。

史书上记载隋文帝杨坚仁寿年间(公元601年――公元604年)这段时间,皇帝基本都在仁寿宫跟妃子们度假。而太子杨广在大兴城监国。在文帝身边的重要人物就是这个小女婿柳述。他成了陪文帝杨坚走过生命中最后旅程的历史见证者。不过,他也为此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在,独孤皇后归了西。皇帝身边少了一个政治盟友和说心里话的人。晚上掖被子的活虽然小太监或小宫女给代了劳,但少年夫妻老来伴,文帝总觉得内心空落落的。杨坚感情上出现了空档期。

不过很快,皇帝的特权起了作用。独孤皇后走了,马上有人补位上来。史书上记载有两个南方美女陪文帝走到了生命终点。一个就是宣华夫人陈氏,一个是容华夫人蔡氏。两个年轻貌美的南朝女子,抚慰了文帝那颗孤寂拔凉的心,给他的晚年带来了温暖和欢乐。

隋文帝英雄一生,作为天下之主,最后终于可以在独孤皇后走后光明正大地跟自己喜欢的妃嫔夜夜笙歌了。两厢对比,文帝感觉太好了。

想那独孤皇后在世的时候,杨坚哪敢有现在这般自由,玩个尉迟姑娘,都要被皇后责骂和处理。现在多好,这年轻的南方姑娘奏是好啊。钱钟书先生对这个老年人谈恋爱有个很有意思的比喻。

说这个老年人谈恋爱啊,像“老房子着火,那是没完没了啊”。杨坚很享受,生活很美好。反正长安有太子监国,这么优秀的接班人他当然放心了,他甚至都想呆在仁寿宫不回大兴城了。

也可能是压抑时间太长,杨坚在热恋期身体太过透支,老骨头很快被掏空。

看来吃饭睡觉干啥都要有节制啊,没有了节制,那很快就玩完。赴阴曹地府之前在生命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老杨头最终还是想起了自己的结发妻子,独孤迦逻小姐。很后悔,很怀念独孤妹子啊。

杨坚死时对侍者说过一句话,被记录在了史书上。“使皇后在,吾不及此。”看来红颜真是祸水,英雄如杨坚者也是难过美人关啊。

说这个容华夫人蔡氏,具体史书上没有记载,只知道这位姐姐是丹阳人,也就是现在江苏省镇江市人。但这个宣华夫人陈氏,史书上可是记载得相当详细,并且对历史的进程发展产生了影响,并给我们这些想了解历史真相的人增加了不少负担和麻烦啊。

美女本来跟政治没什么关系,但皇帝的美女那就有点不一样了。历史上记载这个文帝之死还是疑点颇多。《隋书》上根本没说。但大明鼎鼎的《资治通鉴》可就说得很详细了。

说仁寿四年(公元604年)的六七月间,文帝病重,这时候皇帝正在仁寿宫度假,刚过完年就来的,已经半年了。

这个时候招太子和大臣来身边侍疾,两层含义。一个是真的照顾老爹。但更重要的是下一个,为了政治的平稳过渡并以防出现政治动荡。

皇帝万一有什么不测,如果太子大臣不在身边,有人会假传遗诏从而号令天下,这就麻烦了。这个时候在皇帝身边的除了宫女太监和两位美人以外,就是大臣和太子杨广。太子住在大宝殿,紧邻皇帝寝宫。

大臣是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参掌机务柳述和黄门侍郎元岩。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事就是杨广每天都要跟杨素通过写信单线联系,探知父皇病情顺便讨论如何商量对策安排军国大事。

这就发生了一件差点影响太子杨广进位的大事。说有一次这哥俩由于传的信息太过频繁和隐蔽,传信人不小心在传信息的过程中这信就被误达到了老板杨坚手里。

因为当时是政治敏感期,信件上面也没有注明寄信人是谁,收信人是谁。这传信人也不清楚啊。就这,一个小小的差错,差点将杨广杨素这哥俩送进阴曹地府。皇帝拿到这信,生气是必须的。“噢,我还没有死,你们就在这里安排后事,安排你们如何上位,如何施政怎么怎么的。”

后果自然很严重。还有一件事,那就更不能容忍了。说有一天早上,这个宣华夫人陈氏早上来见这个杨坚。杨坚就发现这个美人神色有点不对劲,就问宣华夫人,说你怎么啦。

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这里的“无礼”可不是说杨广对陈氏不礼貌。古汉语中的无礼尤其是针对女同胞说的话那可就严重了,特指对女同胞的性侵犯。

这还得了,那杨坚就非常生气,拍着龙榻大声喊道:“这个畜生,独孤迦逻误了我啊。”

马上通知柳述和元岩,让他们招自己的儿子来。这柳述还准备喊太子过来呢,杨坚明确告诉他说让他们把废太子杨勇给喊过来。皇帝目的很明确呀,他要废掉杨广重新改立杨勇。这柳述跟元岩马上出来准备起草敕书。杨广的被废就在顷刻。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杨素出手了。杨素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马上将这一紧急信息上报给太子杨广。

那杨广可不敢怠慢,杨广首先以皇帝名义矫诏将柳述、元岩拿下,并立即派东宫卫士缴了皇帝寝宫禁兵的械。并派亲信宇文述、郭衍守卫宫禁,然后将人员赶出皇宫,禁止一切人等与皇帝接触。同时将侍疾人员换为自己的亲信太子右庶子张衡(不是那个发明地动仪的兄弟)。接着很快,文帝归西。外间就议论纷纷,说皇帝死得蹊跷。

两位夫人(宣华夫人跟容华夫人)很害怕。过了一会,太子使者给陈夫人送来了一个贴着封条的小金盒,陈夫人很恐惧,以为是,要赐自己死,吓得陈美女不敢打开,在侍者的催促下,哆哆嗦嗦打开一看,是一个同心结。当天晚上,杨广就临幸了陈夫人。

哇塞,按照司马光老先生的描写,这实在太精彩了。这段叙述绘声绘色栩栩如生,感觉司马光先生就在现场拍历史纪录片,关键是逻辑显得很严整。尤其是对杨广描写,非常符合一个堕落残暴并荒淫阴险的末代君主的形象。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不是事实。历史绝不是这样。

《资治通鉴》成书在公元11世纪,距离事件发生已经有了四百多年。而《隋书》成书在唐初,距离事件发生仅仅二十多年,很多事情撰写者都经历过,所以可信度更高

是杨广做的这两件事很蹊跷。首先跟杨素的书信来往,这有可能误传到杨坚那儿。

因为太子跟大臣的交往本来就应该避嫌,两人面对面交流或者私下沟通交流都会有风险。送信人有可能并不知道这信是给谁的,又不敢光明正大地在上面注明谁写的信,交给谁等等。

所以皇帝发现这哥俩的私信也属正常,皇帝发火也不意外。但反过来想一想,杨广和杨素之间的私信交流难道不是必要的?紧急的?老皇帝病重期间,政治敏感期又不能公开谈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身后事和朝廷重要决策意见,通过这种私下书信的方式是既安全又可靠,是个好方法。另外就是和性侵犯宣华夫人,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三个理由:首先杨广不是个感情随便,行为冲动,喜怒溢于言表的人。犯罪心理学研究表明:一个人的行为受其内心调控,行为过程受个性特征控制。杨广的性格非常持重,城府很深。

从他跟杨勇的政治斗争、平陈以及当扬州总管期间的所有表现来看,他做事有计划、有章法、有步骤,既不越位也不缺位,分寸拿捏得非常之好,从来不会一时兴起或由于冲动而做出出格之事。

时他还是一个坚持的人。为抢班夺权已经装了二十年的孙子,这二十年如一日地玩命表现,一副节制、勤俭、持重、谦虚谨慎的圣君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老爹马上就死了,他比谁都清楚。

他怎么会等不及这么几天,随随便便做出这等弑君淫母对他登位有影响的愚蠢之举?另外,他并不是之徒。史书上记载他只宠幸皇后萧妃,生的三个儿子也都是和萧妃生的。

反过来如果杨广真的很,作为皇帝,他有绝对权力去临幸任何一个他喜欢的女人,给他多生皇子。那他的皇子应该不止三个吧。

所以说,这一天的事情有疑点。杨广没有陈妃,他更没有害死父亲。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司马光老先生要这样描述?这两件事到底有没有?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回到一千四百年前,通过认真分析史料,来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场景。

仁寿四年(公元604年)六七月间,文帝杨坚同志终于感觉不行了,他病了,病得很重。生病的原因主要是两方面的。一个确实年龄大了。

常年的戎马生涯、宫廷政治斗争以及国务大事的操劳,侵蚀了杨坚的健康。就像一台机器,年久失修和过度长时间使用,机器零件老化加损耗了,生病是难免的。

另一个原因就是独孤皇后走了,少了一个政治盟友,他缺少了一个精神支柱,内心的空虚和寂寞让他沉湎酒色也直接令他的建康状况每况日下。

这期间确实是柳述、杨素和太子杨广在仁寿宫陪他。司马光老先生讲的元岩早死了,开皇年间就挂了,这里根本没这位兄弟。当然还有陪他走到生命终点的宣华夫人和容华夫人。

确实杨素和杨广有书信来往,同时他们商量军机大事的信函也确实在送信人的失误之下误达到了杨坚的手上,杨坚也确实很生气。在生命最后一刻,杨坚确实揽着杨广的脖子把他交给何稠等大臣,也确实跟大臣们唏嘘告别。

他也确实说了:“使皇后在,吾不及此。”杨广为了安全期间,也确实把宫人赶出皇帝寝宫,确实派卫士把守宫门。

作为帝国特殊时期的接班人,为了维护帝国的安全和政权的顺利交接,他做这些事无可厚非。行动果断、必要和到位。但下面这几件事,我相信他肯定没做。

性侵犯并奸污宣华夫人陈氏!更有甚者有人堂而皇之将老爹杨坚之死都按在杨广头上。说他弑君淫母逼妹夺权!我看这就不仅不是戏说了,改乱说和胡说了。

东方剪报摘自《唐朝那些事儿》作者:朝月清风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