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航被罚44万元背后:选座费到底该不该收?

2016-07-22 21:30

最近两天,北京市发改委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引起了航空业内的热议,称“中国联合航空公司由于自立收费项目,收取乘客选座费44万余元被罚”。北京市发改委要求中国联航立即改正“收取选座费”行为,并没收其所有违法所得,处以443210元罚款。

中联航是东方航空旗下的全资子公司,2015年宣布转型低成本航空公司,按理说,“选座收费”是全球低成本航空普遍在运营的收费项目,近年来甚至很多传统全服务航空公司也开始引入“选座收费”,为什么这次是中联航撞到了枪口上?

让我们先来看看北京市发改委的处罚规定是怎么样的。

如图所示,2015年3月29日至12月23日期间,中联航按照经济舱31排到第一个安全出口座位(不含)为止,每人每次20元,安全出口之后的各排座位,每人每次10元的标准自立收费项目收取选座费,共计向71条政府指导价管理的航线乘客26853人,收取了443210元选座费。发改委认为,这一自立的“选座收费”项目,违反了相关规定,并构成“自立收费项目收费”的价格违法行为,多收乘客443210元价款。

进一步还原下处罚依据似乎应该是这样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机票属于“政府指导价”,机票中已包含了旅客运输及享受指定座位的服务,所以,发改委认为,中联航是不能再额外收取座位的费用。

那么,如果中联航的“选座收费”违法,国内其他正在实施“选座收费”的航空公司行为是否也违法呢?

据记者了解,如今选座费已经越来越多的成为国内航司的“普遍行为”,在此之前,国航、东航、海航都已经在国际航线上推出“选座收费”产品,比如在国航的官网上,“选座收费”服务被起了个名字叫“座享其程”,规定旅客在购买国航客票后可通过指定销售渠道,付费优先选择更加心仪的座位。

而早于中联航开始低成本航空运营的春秋航空和西部航空,也是早就尝试过“选座收费”,不过根据记者从两家公司了解到的最新信息,西部航空国内航线的选座收费已经暂停,只在国际航线上实施,春秋航空的“选座收费”,也是缩小到了国际航线和市场指导价的国内航线。

春秋航空副总裁张武安对记者透露,目前各地发改委的规定是,对于“选座收费”,国际航线可以收,市场指导价的国内航线可以收,但政府指导价的国内航线不能收。

一位机票代理人也对记者透露,前几个月,海航也暂停了国内航线的“选座收费”,尽管“乘客对这一附加服务挺喜欢”。

事实上,包括中联航在内的上述航空公司的“选座收费”,都是在民航相关部门报备过的,中联航对于“选座费”的设计是,如果旅客要指定座位就收费,如果不指定则免费随机分配,如果旅客想改变座位,就收取费用,也就是对旅客的偏好选择进行收费。

这其实也是国内外航司对“选座收费”的普遍做法。而如果仔细研究下发改委所提到的处罚名目“自立收费项目收费”,应该是“收费违背消费者主观意愿,且由收费方强制性执行”的意思,那么,如果“选座费”的收费方式违规,那么逾重行李收费、餐食收费、快登机等附加服务收费是否也算违规?

事实上,类似选座收费等辅助性服务产品,已经逐渐成为很多国外航空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最新公布的《2015年辅助服务收入排名前十的航空公司》报告就显示,航空公司的辅助服务收入在过去七年里增长迅速,排名前十的航空公司2008年辅助服务收入为84亿美元,而去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260亿美元。

在这十家航空公司中,辅助服务收入从阿拉斯加航空的近10亿美元到美联航的62亿美元不等。排名前三的航空公司1/3以上的总收入都来自辅助服务收入。如果这些公司在中国运营,估计要被罚到破产了。

在国内,尽管民航局早在数年前就已经明确提出鼓励低成本航空发展,在2014年发布的《关于促进低成本航空发展的指导意见》,也明确从支持灵活经营、改善基础环境、加大政策扶持等六方面提出多项政策保障措施,包括逐步放开特殊行李托运、快登机、选座等创新类收费项目的审批,支持低成本航空拓展差异化服务等,但由于被各种陈旧的行业政策法规束缚着,航司推出各种创新产品的行动始终半推半就。

“对于创新过程中的航空公司来说,一直面临市场无形之手和政府有形之手的权衡,”一位航空公司管理层指出,政府需要做的,应该是尽快完善更新符合国内现阶段民航发展规律和特征的法律法规体系,剩下的就由消费者、市场和竞争来决定吧。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今日头条 http://ceshi.codes99.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